欢迎访问:日日色天天啪夜夜舔-人人澡人人曰人人摸看-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夜闯皇宫

全真教收到了沐王府的求援信后,便由丘处机带队,王处一、刘处玄、赵志敬、李志常几人跟随,前往清国都城北京。
  五人乔装改扮一番,脱去了道袍,化妆成商旅,一路往北京赶。
  二十年前,铁木真南侵佔领中原北部地区,大量汉人被屠杀,整个北方地区都被异族控制。蒙古人把治下的百姓分为四等,第一等的自然便是蒙古人,像金国、辽国、清国这样的附庸种族是第二等,而汉人,则是最低下的第四等,被蒙古人称为“两腿羊”,地位简直如同牲畜一般,悽惨无比。
  直到最近几年,经略北方的汝阳王察汗听取了谋士的建议,才稍微提高了一点汉人的地位,缓和了统治区内汉人与异族的矛盾。
  赵志敬一路所见,大量的汉人都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更是被异族人随意打骂,十分凄凉。
  丘处机脾气火爆,看见汉人被欺负,好几次都忍不住几乎要出手杀人。但总归想到要潜入清廷救人,不可打草惊蛇,再加上其他人相劝,方才忍耐下来。
  赵志敬第一世是中国公民,第二世是领导南方势力由南统北的大汉族主义者,虽然为人卑鄙无耻下流狠毒,但总归还是个中国人,有着一定的民族认同感。
  便是在这个奇怪的位面里,看见汉人这副惨状,他也是绝了投降蒙古做汉奸的念头。
  只是,南宋却是十分不给力,根本不可能抵抗多久,估计在蒙古结束欧洲那边的战事,便是南宋灭亡之时了。
  那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算了,现在先练好武功,在江湖上建立势力,把基础打好待明空醒来再作打算。
  先天功却是已经入门了,一身真气开始由后天向先天转化,再过几日便可完成,达到小成之境。
  到了北京城,他们先找客栈住下安顿,然后便分头打探消息。
  赵志敬对什么沐王府的死活自然毫不关心,此行的目的就是想在入宫引起混乱后逃离,然后编个在隐秘处疗伤的藉口离开传真教一段时间,赶赴大理起出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
  全真教在北京城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势力,胡乱打探又怎么可能探听到什么情报?便是天地会与红花会已经齐聚北京,准备潜入清宫救人的消息他们也一无所知。
  晃了几天,全真教诸人再次聚集,除了知道宫内传出消息说三天后准备处决反贼外,便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
  丘处机道:“不如我们今晚就入宫,到时候擒住一两个皇宫侍卫或太监,逼他们说出天牢所在便是了。”
  刘处玄则道:“这样不妥,皇宫太大,估计是天牢附近的侍卫才会知道天牢位置,一旦我们潜入的位置距离天牢太远,擒拿侍卫不但问不出天牢所在,还会让清廷警觉,更加难成事。”
  众人一听,都不禁眉头紧皱,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赵志敬提议道:“或许可以这样,我们五个人分成四组,从皇宫的四面潜入,分别查探,一问出天牢地点便先去踩点,其他人则跟着汇合。”
  王处一皱眉道:“我们本来便只有几个人,再这样分组,清宫内侍卫众多危险重重,却是太冒险了。”
  丘处机沉吟了一阵,却是同意了赵志敬的意见,道:“时间紧迫,现在也只能这样办。我,处玄,处一各位一组,志敬与志常两人一组,分开四组人各自潜入。遇到危险则不可冒进,清宫内那些普通的士兵应该是拦不住我们的。”
  话是这么说,但这样分组固然是风险极大,只是没办法之下刘处玄和王处一也只能同意。
  晚饭时分,全真教五人便在客栈里用膳。
  这家客栈生意却是很不错,客人很多。
  菜餚味道不错,但他们想到今夜便要闯入清宫,心情不免有几分紧张,却是没什么食欲。
  这时,客栈外又走进两个人。
  两人都是青年书生的扮相,看上去像是个学子的模样。
  丘处机低声道:“来人是高手,小心。”
  赵志敬眼光毒辣,自然也看出,他还看出了其中一个身材较为矮小的书生其实是女扮男装,皮肤白里透红,秀眉凤目,本来应该是个千娇百媚的少女才是。
  而个子较高的青年则皮肤有些黑,但颇为俊朗,似乎察觉到被人注视,也把转头看来,与全真教诸人对视。他眼眸神光内敛,虽然年纪轻轻,但内功修为只怕不比丘处机差多少。
  这少年可是最近在武林中成名的侠士,名唤袁承志。
  他的父亲乃袁崇焕,在这个世界里是宋朝名将,十多年前死於清国的离间计。
  袁承志虽然幼年丧父,但运道却是不差,机缘巧合下拜入华山隐宗穆人清门下,更得到铁剑门木桑道人垂青,后来还找到了十多年前的着名高手金蛇郎君夏雪宜的秘笈,身兼三家武学,实力之强在年轻一辈之中堪称个中翘楚。
  而女扮男装的少女名唤温青青,乃金蛇郎君夏雪宜的女儿,是袁承志游历江湖时认识的红颜知己。
  两人本来就在北京附近,误打误撞之下得到了沐王府义士被清宫所擒的消息,对於害死自己父亲的清国,袁承志可是深恶痛绝。
  他暗讨自己一身武功在江湖上已经一流高手,便打定主意闯一闯清廷。
  有机会能把人救出自然最好,没机会的也得多杀几个清廷鞑子,出口恶气。
  他们两人打算吃过晚饭,然后歇息一下,便夜闯清廷。只是却不料在这个客栈里面竟会遇到这么多高手。
  坐在角落的五个商贾打扮的人都是气度不凡,其中几个更是让袁承志都生出危险之感,显然都不是庸手,更是让他疑虑:“莫非是清廷的高手?只是自己夜闯清廷的打算并没有在外人面前透露过,鞑子不可能会派人在此处埋伏啊。”
  全真教的人同样摸不准袁承志二人的身份,双方隔着几张桌子静静的用膳,相互警戒,寂然无语,直至各自离开。
  夜深,清宫外墙,赵志敬与李志常已经换上了黑色的夜行衣,悄然无声的潜入。
  李志常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道士,同样是赵志敬的铁桿支持者之一,可以说是唯他马首是瞻。
  清廷的守卫看上去并不是太严密,赵志敬与李志常藏於一处假山之后,静候机会。
  一会,一个落单的侍卫正快步走过,赵志敬轻哼一声,使出九阴真经里蛇行狸翻的功夫,身形一闪便贴着地面窜出,在那个侍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便一指点了他的麻穴,并把他带回假山后面。
  一番逼问后,发现原来天牢距离他们潜入的位置并不太远,却是撞头彩了。
  赵志敬把侍卫打晕,对李志常道:“师弟,不如我先去天牢附近探一下消息,而你则先去接应师傅及师伯他们,到时在天牢附近集合,一起救人。”
  李志常见赵志敬主动承担危险的工作,自然没什么异议,嘱咐师兄万事小心后,便分头行动。
  赵志敬则一路向着天牢方向探去,暗道:“待到天牢附近,便故意暴露行踪引起混乱,然后杀出去躲起来,风声过后就立刻赶赴大理。”
  突然,只听到远处传来呼喝声:“刺客!捉拿刺客!”
  然后呼喝声、交手声传来,乒乒乓乓的十分激烈。
  原来还有其他人潜了进来,赵志敬便也生出了几分好奇,加快了脚步。
  到达天牢附近,赵志敬一提气,如同大雁翔空般跃上一颗树上,把身形隐在茂密的枝叶里面。
  全真教的轻功名为金雁功,虽然在腾挪诡变上并不见长,但奔腾纵跃却是不差,倒有几分玄门正宗的风采。
  定神一看,却见远处有十多个黑衣人正被清廷侍卫包围着,正竭力往外突围。
  而此处的侍卫却是极为精锐,阵势配合出色,阵中还有不少大内高手,与皇宫别处那些松垮垮的侍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果然,这真是一个陷阱,清兵的精锐都集中到此处了。
  周围的侍卫提着灯笼,把此处映照得如同白天一样,墙上还到处站着密密麻麻的弓箭手,显然是要把来天牢的人一网打尽。
  而那十多个黑衣人武艺不俗,最好的一两个甚至可以与丘处机相提并论,虽然带着沐王府的人,但依然杀得清廷侍卫难以抵挡。
  赵志敬来到这方世界已经超过三年,平时也十分注意收集江湖上的传闻与信息,很快就辨认出那些黑衣人的身份。
  哼,那个当先开路的独臂人,使的是夺命追魂剑,肯定是红花会二当家无尘。
  而另一边与他配合的,那手爪法凌厉无比,估计是擅用凝血神爪的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
  还有那使暗器压制清兵弓箭手的,应该是千手如来赵半山。
  而守在沐王府义士旁边的两人都是空手对敌,一人的手法复杂多变,与各家各派的路数既有相似又有不同,应该就是使百花错拳的陈家洛;另一人掌法简单威猛,势若奔雷,大概就是美人儿骆冰的老公文泰来。
  嘿嘿,骆冰也在。
  那个体态曼妙的蒙面女子正使用双刀对敌,紧身的黑色夜行衣把她那惊心动魄的好身材完全勾勒出来,那胸前的曲线紧绷绷的,随着打斗不停的晃动,让人不禁会幻想里面那对玉兔该是如何的挺翘丰盈。最要命的是臀部,那被紧身衣包裹得曲线毕露的肥美翘股,配合纤纤细腰,把少妇的魅力展露得淋漓尽致。
  而沐王府被俘的总共五人,都是年纪各异的男子,衣衫褴褛,满身血痕,显然是被俘期间受到了不少折磨。只是,方怡与沐剑屏却不在此处。
  虽然在这个综合的世界里,红花会与天地会的人算不上是什么了不起高手,但比起这些清宫侍卫,还是要胜出许多。
  打斗了一会儿,清兵却是守不住了。
  便在此时,一声暴喝响起:“逆贼受死!”
  声如洪钟,直把人耳际震得嗡嗡作响,显出了极其深湛的内功修为。
  躲在暗处的赵志敬也是心中一凛,清宫中竟然也有如此高手?
  却见一个身穿武官服饰的中年男子带领着一支侍卫团从另一侧快速奔来,他鬚发浓密,身材高大魁梧,双眼如铃,太阳穴高高鼓起。远远看去便像是一头奔跑中的凶兽一样。
  看见劫狱的群雄马上就要冲出来,他怒喝一声,整个人腾身而起,如巨鹰般扑下。
  无尘道人见来人凶悍,便使用迷踪腿踢开身旁的清兵,然后举剑上撩,打定主意要趁着来人在半空之中闪避不便攻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的夺命追魂剑也在江湖中赫赫有名,快剑斜出,瞬间便直刺来人胸膛。
  只是那清廷武官却对无尘的长剑置之不理,冷哼一声,竟任由长剑刺中自己。
  噹的一声!长剑刺中他的身体竟发出金属碰击的声音,随之长剑便被荡开。
  无尘道人大吃一惊,同时,那武官的双拳已经如同雷霆般从上而下轰至。
  旁边的陈近南大喝一声:“小心!”便从一旁抢出,运起双掌迎上。
  “砰”地一声!
  陈近南竟被震开七八步,面如金纸,嘴角逸出鲜血,在这仓促一击之下已是受伤不轻。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是鳌拜!”
  树上的赵志敬万分错愕,鳌拜明明应该只是个有点力气懂摔跤的蛮汉,但在这儿竟变成了个武功高手!?
  刚才他以身体硬接无尘的长剑,只怕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横练功夫已经练至巅峰,尼玛,鳌拜居然这么厉害了!只怕便是自己出手,用上刚刚练成的先天功,也需竭尽全力方可胜得这傢伙。
  鳌拜大发神威,如猛虎般闯入天地会与红花会义士阵中,无论是拳脚还是刀剑,竟都不能伤他分毫。而他的劲力极大,挥拳出掌,几下便把反清群雄的阵势打散。
  再加上鳌拜所带领的侍卫估计是精锐中的精锐,个个身手不俗,分散包围开来,竟是让群雄陷入绝境之中。
  赵志敬心道:“这方世界的合理性却是更强了,不然以原本鹿鼎记清廷侍卫的实力,哪里挡得住中原的武林高手入宫行刺?像五绝等级的高手,简直视皇宫如自家后花园,随意进出。但此方世界,有如鳌拜般身手的统领,以及精锐的侍卫配合,便是顶级高手被包围也是甚为危险。是啊,在拥有武学高手的位面,若是双方势力在高手层面的差距太过悬殊,又有何资格对峙?既然真的有内功存在,中原人会练,异族人自然也会练啊。”
  若是异族的领导者一个接一个被刺杀,南宋根本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几下便能引起异族高层内讧,收服失地不费吹灰之力。
  此时,鳌拜却是打得陈家洛、文泰来以及常氏兄弟都几乎支撑不住了。
  陈家洛的百花错拳变化多端,精妙无比。只是他的内力修为只是一般,打在鳌拜身上根本不破防,又没有一些削铁如泥的利器,威胁不到对手。
  虽然想找出鳌拜横练功夫的罩门所在,但哪里能这么容易找到?
  便在这危急关头,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呼喝,却见两个黑衣人竟从一假山后跳出,身法极好。
  其中一人手持蛇形长剑,舞出一团金芒,竟是瞬间突破侍卫的阻挡,直取鳌拜。
  来人剑招诡异毒辣,鳌拜心中大起警兆,却是避之不及,撕拉一声,衣服被划破,肩头被带出一道口子。
  这把金色的蛇形剑,竟是一把难得的利器。
  赵志敬此时却知道来人是谁了,明显是继承了金蛇郎君遗产的袁承志,而另外一人,只怕就是石樑派的温青青。
  陈家洛道:“感谢英雄相助!”
  袁承志则道:“我来缠着他,你们赶紧突围!”
  说罢,便与鳌拜斗在了一起。
  袁承志此时没有用华山派的功夫,全部是使的金蛇剑法,配合那把特制的金蛇剑,剑路端的是阴狠毒辣,诡异难测。
  鳌拜长於硬功,身形较为笨重,很快便被金蛇剑在身上划出了多道血痕。
  但他生性凶悍,根本不理受伤,怒吼连连,一掌比一掌重,连向袁承志攻去。
  鳌拜的武功学自西域金刚门,后来被他自己糅合了一些摔跤的技法,极善於近身搏杀,若是被他击中一次,便是不死也得重伤。
  袁承志小心翼翼,脚踏神行百变身法,与之奋力周旋。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娇呼,竟是与侍卫搏斗的温青青被精锐侍卫打掉了手中长剑,顿时陷入危机之中。
  袁承志大骇,手腕一抖,手中长剑连划几下,然后快如闪电般直取中宫,向鳌拜胸膛刺去。
  这可是金蛇剑法中的杀招,名唤金蛇吐信,狠辣无比。
  他使出此招,却是想把鳌拜逼退,然后去救温青青。
  只是鳌拜竟然不闪不避,不退反进,待到长剑及胸时猛一吸气,胸膛竟是凹下两寸,然后身子一斜,金蛇剑便在他胸膛划出长长的一道血痕,但却丝毫影响不到他前进的步伐。
  他也不等袁承志回剑,蒲扇大的手掌运起金刚掌力,猛然击出。
  袁承志被温青青分神,且招式用老,哪里料得到鳌拜会以伤换伤,急忙间只能一侧身,便被鳌拜一掌打中肩头,顿时吐血跌开。
  这下真是形势陡转,没了袁承志牵制,鳌拜根本无人可挡。
  袁承志被重重打中,受伤颇重,此时也无力战斗,幸得陈近南拚命抢上护住他,才没被清廷侍卫所伤。
  不少人眼中都露出绝望之色,只怕此次天地会与红花会的精英会全军覆没於清宫之内了。
  便在这时,只听见一声长啸,一道人影如神兵天降,从一颗树上掠下,直扑下来。
  此人自然就是赵志敬。
  本来他是打算趁乱离开的,但此时却是改变了想法。
  赵志敬只是这方世界的无名小卒,今天,便成为自己的成名之战吧!
  其实,全真教在商议时,就定下了隐瞒身份的方针。
  所以他们都换上了商贾服饰,便是害怕被清廷发现自己身份,进而迁怒全真教山门。
  像原本的小说里面,你全真教明明在金国的控制区,却还大张旗鼓的反金,山门早就应该被灭几百遍了。
  数万精兵围剿,便是少林武当也绝对不能倖免,你全真教算什么?
  而这方世界里,弱智光环没那么离谱,全真教自然要隐秘行事。
  虽然王重阳拚命重伤铁木真,但铁木真却敬重王重阳是一条好汉,对其大为称讚。正因如此,这些年来全真教夹着尾巴倒是在北方延续了下来。但若是被发现你摆明车马参与反清活动,那异族人还能容你?
  只是,此刻赵志敬想成名立威,却也不管全真教死活了,只见他以清兵侍卫为落脚点,几下腾跃便落到场中。而被他脚尖点中头顶的清兵,全部颅骨爆裂而死。
  他口中大喝:“鳌拜,今日杀你者乃全真赵志敬!”
  说罢,便运起全真教的三花聚顶掌法,向鳌拜攻去。
  他前世习惯空手对敌,这一世自然也是长於掌上功夫。
  鳌拜哇哇大叫,被连续击中几掌,便是横练功夫已练至巅峰,也被拍得气血涌动,不禁怒号几声,金刚掌连出,希望把眼前这可恶的傢伙拍死。
  只是赵志敬身法灵活,又如何会被击中?而且此时他并没尽全力,故意让鳌拜麻痺大意而已。
  而周围正在虎视眈眈的精锐侍卫其实也有几个大内高手的,只是鳌拜来之前说过不用其他人帮忙,所以也只好在旁边掠阵,若是鳌拜一有危险,便会抢出救援。
  赵志敬也是明白这点,知道若不把鳌拜一击杀死,便后患无穷。
  此时的鳌拜已经搏斗了许久,身上又被袁承志的金蛇剑划出了多道伤痕,实力比起一开始时却是下降了不少的。
  又斗了几招,赵志敬大喝一声,掌法一变,使出了全真教最厉害的履霜破冰掌法,顿时把鳌拜逼退几步。
  然后,赵志敬身形一纵,竟是跳上半空,然后头下脚上,左掌迭着右掌,从天而降往鳌拜天灵盖击落。
  鳌拜见状顿时狞笑一声,暗道:“你在地上可以腾挪闪避我打你不中,但你跳上了空中,却是自寻死路了。我的金钟罩最强的地方便是头顶,便是硬挨你一下,也能把你这逆贼拍死!”
  而深知鳌拜厉害的无尘与陈家洛等人也是惊呼一声,为赵志敬担心。
  他们此时对於全真教却是极为佩服,没想到一个全真教的三代弟子竟然也能和让他们束手无策的鳌拜斗成均势,天下第一大派真的是名不虚传。
  当然,他们却不知道,经过三年苦修,现时的赵志敬一身武功早就比马钰丘处机这些二代弟子高出不知多少了。
  赵志敬哪里会不知道鳌拜的想法,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直隐藏的小成先天功突然使出。
  只见他本来白皙的脸上竟是闪出一片金黄色,这正是先天功运行的徵兆,全身功力便都汇聚到了双掌之上,猛然往下击落。
  鳌拜虽然生出一丝危机感,只是已来不及变招,拍的一声,便被赵志敬双掌直击天灵盖!
  顿时,鳌拜那双铜铃大眼猛的瞪圆,脸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身子一僵,本来作霸王举鼎之势准备往上猛击的双手随之软垂下来。
  赵志敬借势跳开,鳌拜便平砰一声扑倒在地上,七孔流血,却是不会动弹了。
  周围的侍卫大惊,连忙抢上。
  赵志敬知道鳌拜已被自己击碎天灵盖,死得不能再死了,随手捡起一把长剑,施展出传真剑法的杀招连杀几名侍卫,然后向天地会及红花会的人喝道:“趁乱快走!”
  然后运足内力大喝:“鳌拜已死!鳌拜已死!”
  声音被他浑厚的内力送出,便是半个皇宫都听得见,顿时让围攻的清兵一阵慌乱。
  赵志敬武功最高,轻易便趁乱杀出,临走前还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陈家洛及陈近南道:“刚才我杀鳌拜用了拚命的秘法,已身受重伤无力再战,必须立即突围觅地疗伤,你们好自为之,祝君好运!”
  却是不管正在被围攻的天地会与红花会的人,自行离去了。
  只是,他却没有走远,兜了个圈,换了一身清廷侍卫的服饰,却又趁乱回到了现场。
  红花会与天地会群雄已是强弩之末,估计是极难冲出重重包围的。
  只是等他回到战场,却发现又来了援军。
  来的人七八个,大多是乞丐装扮,领头一人约三十来岁,浓眉大眼,鼻樑高挺,国字口面,身体魁梧。面上带有风霜之色,但却英气勃勃、神情豪迈,让人一看便生出这是个了不起的汉子的感觉。
  清兵的弓箭手一次齐射,数十支箭便射向群雄,形式危急。
  只见那汉子抢上一步,如擎天之柱般立於群雄最前处,然后如暴雷般大喝一声:“亢龙有悔!”。边说,边左脚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圈儿,然后呼的一声猛烈往前击出。
  顿时,一股排山倒海的恐怖掌力随之涌向前方,竟然把清兵射出的箭矢全部扫落,还把离得最近的十个八个清廷侍卫一击弹开,全部击飞。
  靠!一掌之威,竟恐怖如斯!
  藏於暗处的赵志敬也看得直冒冷汗,这傢伙简直如同战神再世,威猛无双。
  嗯,带着一帮乞丐高手,这人应该是丐帮现任帮主乔峰吧!
  原着中的丐帮也是抵抗异族的先锋,来这儿很合理,虽然来迟了点,但也算赶上了。
  终於看到了金庸世界的顶尖战力了,乔峰确实是如同人型坦克一般,自己现时还比不上。
  有了乔峰等丐帮高手相助,红花会与天地会群雄成功突破了清兵的包围,冲出了清宫。
  望着骆冰那在夜行衣下玲珑凹凸的身子,赵志敬不禁为之扼腕。
  本来他是打算若是红花会的人被打散,便趁乱擒下骆冰掳走好好奸淫一番的,但此时却是没了机会,只好暗骂清兵不给力。
  他此时决定了走正道侠士的伪君子路线,却是不能肆无忌惮乱来,此时他若是出手偷袭骆冰,不但会被乔峰阻挡,只怕还会有很大机会被红花会及天地会的人认出武功路数,那就大为不妙。
  嗯?等等,袁承志一脸苍白被扶着出去,但温青青却不见,莫非这小丫头被清兵捉住了?
  嘿嘿,此时鳌拜被杀,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清廷里面起码得忙乱半天,却是适合自己行动。
  他此时穿着侍卫服饰,趁乱回到了天牢附近,一路寻找,果然让他找到了。
  只见温青青披头散发,双手被绑着,正被几个清兵看管。
  赵志敬身形一闪,便来到几名清兵面前,冷哼一声,运功改变声线,用沙哑的声音道:“我乃敖少保近卫陆小凤,这个便是反贼吗?”
  他此时站在温青青背后,温青青却是看不见他的样子的。
  几名清兵刚才听见鳌拜已死的话语,正是惶然之中,此时看见身穿高级侍卫服饰的人到来,下意识就相信了,虽然觉得陆小凤这名字有点奇怪,但依然连忙点头应答。
  赵志敬道:“那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把犯人压回天牢里面?”
  几名清兵的头领刚才混乱中被无尘所杀,正是不知如何是好,此时听见命令,互相对望一眼,也只得遵从,压着温青青进入天牢之内。
  其余那些侍卫正忙着追杀红花会与天地会的人,也没管他们,却是让赵志敬瞒天过海了。
  进去后,赵志敬冷冷的道:“你们回到天牢外守着,我要亲自审问一下这个反贼。”
  几个清兵连忙点头答应,便一一退了出去。
  温青青却是感到一丝危机感,娇喝道:“你……你们敢伤害我的话,袁大哥一定会来把你们全部杀死的!”
  赵志敬冷笑一声,一指点了温青青的麻穴,然后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再用一条黑布矇住了她的眼睛,便把她放倒在地上。
  打量了这少女一番,只见玉颊樱唇,娇媚如花,端的是个绝色的美貌佳人。
  赵志敬不禁食指大动,脸泛淫笑,口中却道:“反贼,还不好好交代,你们潜入宫中到底所谓何事?”
  温青青双眼被矇住,心中怕得厉害,但她性子孤傲,怎么会轻易屈服?
  她呸的一声,吐出一口唾液,然后偏过头去,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赵志敬轻易避开唾液,狞笑道:“既然姑娘不配合,便别怪我了,嘿嘿。”
  他半跪下来,大手一扯,撕拉一声便把温青青的夜行衣扯烂,让那雪白娇嫩的躯体露出了一大片。
  温青青惊叫一声,怒道:“你!你想干什么!?”
  赵志敬淫笑道:“姑娘乃是反贼,为安全起见,却是要好好搜查一下你身上还有没有什么暗器。”
  说罢,双手便探到了温青青那苗条的身子上,到处蹂躏起来。
  温青青此时年方十八,那身子简直是娇嫩得出汁,雪白的肌肤摸上去宛如凝脂,却又充满弹性,手感好得不得了。
  而温青青却是惊骇欲绝,她虽然与袁承志两情相悦,但发乎情止乎礼,并没有太过亲热的行为。虽然经常女扮男装在外胡闹,但骨子里却是十分传统的女子,心里总念着到了洞房花烛夜才把自己的清白身子交给爱郎。
  而此时,赵志敬的大手却已经摸到了她的椒乳,她大惊道:“住手!恶贼住手!啊!你竟敢这样!啊!住手啊!”
  但已经被她那秀挺弹手的乳房吸引着的男人哪里会罢手?
  赵志敬只觉得入手的一对白嫩奶子虽然不是很大,但形状与手感却是极好,尤其是那嫣红的小奶头更是毫无被开发过的迹象,与雪白的酥胸相映成趣,十分诱惑。
  赵志敬一边用力捏着这对椒乳,一边邪笑道:“这里怎么会有两团肉,莫非暗器就藏在此处?真是要好好搜查才行!”
  从未有人碰过的身子竟被陌生男子揉弄,温青青只觉得羞愤无比,眼泪却是忍不住已经淌出,忍不住哀求起来:“不要,求你不要!啊!别捏!呜呜,不要,不要这样,啊!袁大哥,快来救青青啊!呜呜……”
  赵志敬此时停下手,问道:“袁大哥?可是反贼之一?”
  温青青见她停了手,连忙道:“袁大哥可是武功极高的大英雄,如果你胆敢伤害我,他绝不会放过你的。”
  只是,边说,却听见了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音,她不禁惊恐的道:“你,你在干什么?”
  此时的赵志敬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粗大的阳根已经完全挺立,杀气腾腾的。
  他也不答话,撕拉几声,便把温青青的夜行衣全部扯掉,让她那琼脂白玉般的赤裸身子完全露出。
  此时身处险地,赵志敬倒是不敢浪费时间,双手分开温青青白皙的双腿,让那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暴露过的处子花房露出,然后问道:“奶子那里是没有藏暗器了,只怕暗器是藏在这下面的小肉洞里头,让本官好好探查一下,嘿嘿。”
  温青青脸都白了,被点了麻穴又没力气反抗,只能用泣血般的声音哀求道:“不要,不要看!呜……没有暗器的……呜呜,别看,呜呜呜呜……”
  赵志敬冷笑道:“反贼最喜欢骗人,本官还是要亲自查探一番才行。”说罢,竟是吧肉棍凑向了温青青的处子花径,硕大的龟头抵在了阴道口。
  温青青眼睛被矇蔽,只觉得有一根像是棒子似的东西在自己的小穴外围不停磨蹭,又硬又热,不知是什么,但还是惊骇得浑身颤抖。
  赵志敬嘿嘿一笑,抬起温青青双腿,把其压在女子身上,变成了一个M字形,让那美丽的花房更加突出。
  温青青阴毛不算很多,但芳草萋萋的极为可爱。从来没有被人碰过的处女玉户唇瓣嫣红,紧致细嫩,那小小的肉洞十分诱人。
  赵志敬深知此时必须快刀砍乱麻,也不顾女子的肉洞还颇为艰涩,挺起鸡巴,硕大的龟头抵着阴门,腰部用力一挺,就这样侵入到了温青青的处子花径之内。
  温青青只觉得下体突然被一根又粗又硬的东西猛的挤开,哪里还会不明白发生什么事?自己,自己竟然被清兵强暴!?
  赵志敬凑到温青青耳边,一边呵气一边道:“记住这一刻吧,小妞,帮你破处的便是老子陆小凤!”
  说罢,鸡巴用力一挺,便猛的插入到深处,直戳穿了温青青的处女膜。
  本来温青青的小穴就不怎么湿润,被阳根插进来已经摩擦得生疼了,此时被这样猛插入去破处,顿时觉得似乎灵魂都裂开了两半,口唇痛得发白,张开小嘴,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美丽的俏脸上泛起绝望的神色,无比凄凉。
  赵志敬却不管她,鸡巴披荆斩棘般在这紧窄无比的处女肉穴里抽插起来,双手还不停的大力揉着温青青的美丽乳房,把那对诱人的玉兔都抓出了指印。
  代表纯洁的鲜血从两人交合处流出,随着男人毫不怜惜的抽插,血液流得更多了。
  温青青只觉得自己无处不痛,特别是那根粗大东西的每一下抽插,都让她宛如割肉,下体似乎要裂开来。
  剧烈的痛苦让她的神智都似乎有点迷糊了,脑海里却是出现了与袁承志的点点滴滴。
  自己女扮男装,在船上第一次与他相遇。他傻乎乎的,称自己为青弟,但还是很义气的帮自己解决了麻烦。
  然后他一直护着自己,宠着自己。
  回到温家堡,自己第一次以女装见他,看到他一脸惊艳,傻得可爱的模样,自己又是害羞又是得意。
  他为了自己,大破五位爷爷的五行阵,从那时候起,自己便立下决心,今生今世,便只念着他,爱着他,一定要嫁给他当他的小妻子,为他生儿育女……
  袁大哥,青青……青青好喜欢你……
  这时,男人又一次重重的插入到最深处,龟头狠狠的撞击小穴花心,温青青顿时从甜美的回忆中被拉回残酷的现实里。
  呜呜……呜呜呜呜……
  这个恶贼污辱了我的身子,我……我哪里还有面目去见袁大哥!?呜呜……
  好痛!呜……好痛!!我,我温青青,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这个恶贼!
  此时的赵志敬已经越干越顺,抱着女孩修长秀美的双腿扛在肩上,阳根快速进出,随着交合不停的发出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音。
  温青青浑身赤裸,躺在天牢的枯草堆上,白白嫩嫩的乳房随着男人的撞击不停的晃动,嫣红的乳头已经硬起,分外诱人。
  赵志敬的肉棒本来就十分粗大,而温青青乃南方女子,身子娇柔苗条,便是小穴,也是又浅又窄,那花房嫩肉自然是把他的阳根挤压得无比舒爽。
  一边挨干,温青青一边失神的喃喃自语:“陆小凤……杀了你……定要杀了你!”
  赵志敬得意的道:“杀了我?嘿嘿,你下面的肉洞这么紧,真是爽死老子了。
  不如你加把劲,在床上夹死老子算了,哈哈哈。“
  温青青也不反驳,但无辜的泪水却不停的涌出,连蒙面的黑巾都全部沾湿了。
  这时,赵志敬觉得天牢上面似乎传来一些吆喝声,心中一紧,也顾不得调情了,连忙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如同疾风骤雨般狠狠的在温青青的处子小穴里猛干。
  本来就已经辛苦的温青青被这样毫不怜惜的狠操,顿时忍不住痛呼出声:“啊!啊啊……痛……好痛……呜呜……痛……呜呜呜……别……别这样……啊啊……呜……”
  赵志敬噼噼啪啪的连干了上百下,觉得差不多了,便凑到温青青那玲珑的小耳朵旁,狞笑道:“老子要射了,把老子的阳精全部接着,生个白胖娃儿吧!”
  温青青顿时大惊,她待在闺中时也听娘亲说过这事儿的一鳞半爪,知道若是被男子的阳精射入,便会怀孕。
  若是,若是被这恶贼弄大肚子,那,那如何是好?
  她急得俏脸惨白,忍着剧痛哀声求道:“不要……呜……求你……不要……不要射进去……啊……呜呜……别……别射……”
  赵志敬已经感到龟头开始一阵酥麻,温青青的处子嫩穴如同鱼嘴般不停吸吮着,真是让人难以忍耐。
  他嘿嘿笑道:“你这反贼终於肯求饶了么?好吧,你赞几声老子,说老子操得你好舒服,让老子心情爽了,便考虑一下你的请求。”
  温青青此时心中之恨简直是倾尽五江之水都难以洗净,这个恶贼不但强暴自己,还要对自己如此侮辱。
  但被射大肚子的恐惧却是压过了一切,她只好强忍噁心,开始笨拙的咿咿呀呀呻吟起来,其实她此时下体的痛苦却也是稍微减轻了一些,身体为了适应男子的粗大阳根开始分泌出淫液润滑,让鸡巴进出更为顺畅。
  赵志敬见她强忍不适开始呻吟,却又笑道:“快说话,老子操得你舒不舒服?”
  边说,边狠干几下,让女孩啊啊的连叫几声。
  温青青咬牙切齿,娇喘吁吁,也只好违心的轻声道:“舒服……呜呜……舒服……呜呜呜呜……”说着,声音却又呜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赵志敬哼了一声,道:“说得这么勉强,呸,好好感受一下被内射的感觉吧,哈哈。”一边说,鸡巴便已经开始抽搐起来。
  温青青浑身一震,又惊又怒,也顾不得尊严了,连声哀求道:“舒服,啊,你操得青青好舒服……求你别射……啊……别射进来……舒服啊……呜呜……人家好舒服……”
  赵志敬狞笑道:“迟了,好好享受吧!”说罢,鸡巴用力一插,顶入少女花房最深处,龟头抵着花心,大量火烫的阳精便怒射而出。
  温青青惨叫一声,感到男子那根丑恶的东西在自己体内膨胀,然后一股一股火热的喷涌射击在花房最深处,知道这恶贼已经射在自己体内。
  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直梦想的那幅与袁承志相依到老,儿女绕膝的美好图景被残酷的现实敲成粉碎,转而自己大着肚皮,怀着这恶贼孽种的可怕画面如噩梦般涌上心头。
  “呜呜……杀了我吧……呜呜……恶贼……呜呜……我……我不活了……”
  温青青的声音如同杜鹃泣血,悽惨无比。
  赵志敬却是爽快无比,憋了三年了,终於释放,破了温青青这美人的身子,还在她小穴里内射,给袁承志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这种快感真是难以形容。
  他缓缓把已经结束射精的鸡巴抽出,看着女孩那刚刚破处的小穴儿一片狼藉,大量白浊的精液掺着鲜血不断渗出,花房明显已经红肿起来,真是十分的可怜。
  温青青两腿张开的躺在地上,便如同死了那般一动不动,身子微颤,双拳紧握,贝齿咬着樱唇,大量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这时,天牢外面传来交手呼喝声,赵志敬抓紧时间穿好衣服,又在温青青那漂亮的奶子上狠抓了几把,嘿嘿一笑,便往天牢外窜出。
  待他窜出天牢,原来竟是恢复了几分伤势的袁承志杀了进来,已经干掉了天牢入口的侍卫,正要闯入牢中。
  赵志敬身如电闪,从袁承志身旁掠过,连样子都没有让他看到。
  而袁承志也没空管他,疾步闯入天牢之内。
  只听见牢中传来一声惨呼:“青青,青青!”
  然后是女孩凄苦的嚎哭声。
  赵志敬却是已经去远,暗笑道:“袁承志啊,自己和人家相处这么久了,却还是要端起正人君子的架子不去吃掉,活该被我送你一顶绿帽,嘿嘿。温青青这美人儿浑身赤裸,张开双腿,露屄流精的样子好看吧?哈哈哈哈……”
  皇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